誘導債務人做“老賴”,“減債降息”明碼標價,“反催收”漸成黑灰產業

2022-04-08 09:41:33來源: 央視財經作者:

  新冠肺炎疫情以來,針對因疫情導致的債務壓力上升、生活困難的特殊人群,相關部門給予了一定的政策關照,合理延后還款期限。但是記者在近期的調查采訪中卻發現,一些不法人員卻利用相關政策,通過偽造病例、渲染悲情處境等方式,拖延逃避還款,甚至將其作為一種服務,以此牟利。

  汪女士幾個月前因為投資失敗,欠了30多萬元的貸款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汪女士在網上了解到,一些公司專門為像她這樣還貸困難的人,提供“反催收”服務。

  債務人 汪女士:據他們所說,他們是專門替借款人去跟銀行、網貸平臺協商還款,停止催收。委托他們的費用是我總欠款的6%。

  所謂的“反催收”,是指一些組織教唆債務人惡意逃債,從而進行非法牟利的行為。記者了解到,各類“反催收”組織打著能為債務人減免債務的幌子,向債務人傳授“減免利息”“延期還款”的技巧。暫時無力還款,又不想留下不良征信記錄的汪女士,通過微信與對方聯系后,對方告訴她,先簽訂相應的委托協議,然后還要郵寄一張汪女士的手機實名電話卡。

  債務人 汪女士:他們會用我的電話卡,以我的名義跟銀行以及網貸平臺聯系。有一些小貸平臺,憑手機號碼直接認證就可以借款。

  記者在網上以“債務打包”“債務逾期”為關鍵詞進行搜索,發現一些短視頻標題上隱晦寫道:無論是“20萬還是200萬,一律上岸”。有的則直接寫道:可以延期一到三年再還。

  除了提供與銀行或網貸平臺協商還款的話術,對于欠款金額比較大的債務人,一些“反催收”組織還會勸說他們購買“債鬧”服務,由相關組織全權與銀行或網貸平臺溝通,最終“反催收”組織會收取所減免欠款費用的30%-50%。

  那么這些承諾可以幫助債務人“減少債務”或“逃避利息和違約金”的反催收組織,真的能夠兌現他們的承諾嗎?記者在與部分購買了此類服務的債務人溝通時發現,不少人不僅逃債不成,反而還遭遇到個人信息被倒賣的情況。

  張先生在網貸平臺上欠了6萬多元錢。因為工作變動,經濟緊張,張先生在咨詢了一家提供反催收服務的公司后,充了980元的會員費。

  債務人 張先生:我給了錢之后,他們給我發了一套資料包,讓我按照資料包里的話術去跟借款平臺溝通就行了。我看了資料也按里面的話術去跟借款平臺溝通了,但是沒有成功。

  張先生隨后又在微信上聯系這家公司的工作人員,對方表示,如果再繳納300元錢,就可以幫助張先生做一個貧困證明。張先生可以去跟網貸平臺協商延期還款。

  債務人 張先生:我拿這個證明去找這個借款平臺,人家跟我說貧困證明不能用來協商延期,我再回去找這個中介的時候,他已經把我拉黑了。

  提供反催收服務的公司,都是通過網絡聯系、網絡交易,因此,即使債務人受騙,也很難追責或者維權。而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,部分此類公司在騙取了服務費之后,甚至會將債務人的私密信息售賣給其他機構。小帥因為超前消費,信用卡欠款了5萬多元錢,在短視頻平臺上,小帥看到了一家可以做債務打包的公司。

  債務人 小帥:3000元,可以讓我延期還款一到三年,按他們的要求,給他們提供了我的個人資料、身份證復印件,還有手機卡、信用記錄的清單,還給了他們我的借款平臺的賬號。

  兩個星期過去了,對方沒有兌現合約上的承諾,更讓小帥沒有想到的是,自此之后,他開始頻繁接到一些騷擾電話、騷擾短信。

  債務人 小帥:說我征信有不良記錄,他們1000元可以幫我處理這個記錄。平均大概兩三天就會有一個電話,短信就不定時,什么時候都有。他對我所有的個人信息,我的姓名,我的借款平臺上借的錢,我的信用記錄,都一清二楚。

  這些隱匿在網絡中的黑灰產業鏈,究竟是如何逃避平臺的審核?購買此類服務的債務人,除了面臨被騙的風險,又將承擔哪些法律責任呢?

  記者調查發現,為了逃避平臺的審核和監管,這些提供反催收服務的組織,一般都會用拼音首字母,來代替一些敏感詞匯。比如主播說WD,指的就是“網貸”。一旦通過平臺引流成功,這些人員就會要求債務人添加微信或電話溝通。還有一些機構,則是打著“法律援助”的幌子,招攬“客戶”。

  2021年2月,中國銀保監會明確將“反催收”組織定義為“違法違規組織”,為相關部門處理相關案件提供了重要的參考依據。專家提示,各類網絡平臺要建立相應的治理體系,相關金融機構也應加強監管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劉曉春:平臺可以總結出一些風險模型,去進行主動監測,平臺實際上還是可以去建立更完善的針對性的舉報機制,針對高風險的這些賬號主體,建立黑名單、灰名單制度。包括在一些債務豁免這樣的特殊政策里面,可能存在漏洞的地方,可以反過來敦促我們的監管機關,去把這些漏洞補上。

法律服務
国自产拍AV在线天天更新